古拉茨瓦格 第六章许愿石

夜明现在的心情,可以说是郁闷到了极点!心中是不断地咒骂:(妈的,你是谁哦!老子看你又怎么了?你奶奶的……)

可终究这些话他是万万不敢骂出口,毕竟现在自己可没有什么本事,来和眼前这个恐怖的家伙抗衡。此时,索灵横刀正挡在夜明的前方。而那个“剥夺者”也在他们前面,飘着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,接着说道:“听好咯,我在剥夺者中排名……”

“你烦不烦啊,你叫许里是吧,现在我可没时间和你废话。要么打要么各自滚蛋!”索灵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许里的话。

接下来,许里的脸上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神情,再接着又是眼睛猛地上下打量索灵。他不会是看上了索灵吧?夜明猜想着。可当夜明的眼光再移向那个许里时……就全变样了!许里的脸变得十分狰狞,加上他愤怒的眼神,和全身在颤抖的姿态。十足像一只正在发怒,准备随时发起杀戮的野兽一般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会不怕我!怎么会不不怕我!竟然敢那么!那么不!那么无理……啊……”语无伦次的许里一声愤怒地咆哮,随即夜明两人便迎来了,许里那只熔岩手的奋力一击,可索灵却早有准备。一个转身,顺势一抓夜明的肩膀,再用力一带。

“铛……”索灵的刀向许里的熔岩手正面砍去,两人随即哼了一声。许里收回了左手:“果然是个有点本事的女人,哼……也好,正可以帮我提升一下魔力!”

索灵虽然武技厉害但她毕竟是血肉之躯,刚才的硬碰硬中已经震伤了她的两只手腕还有内脏。“咕噜。”索灵硬是把就要吐出的血倒吞了回去,坚韧的立刀与许里互相对视。

夜明从高空中掉落在了沙地上,顿时扬起一大阵尘埃,夜明抚摸着跌痛的部位看着远处的灰色峡谷。索灵的力气的确很大,竟然把夜明一个上抛就抛出了近千米远,而且还没实际伤到夜明。

夜明看着原本非常远的峡谷上,时不时闪着红色或蓝色的光,可一会后就不在闪了,夜明心中多半猜到。那个混蛋许里一定是非常厉害的家伙,就感觉来说,那个许里散发的气息就比,索灵的强而且恐怖的多。此时不再有闪光,恐怕是索灵已经被他制服或者是杀死了!(靠!老子可不当孬种!)夜明一个狠心拔腿就向着峡谷的方向跑去。

“咳咳……”索灵咳出了鲜血,艰难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看着四周,只见自己已经全身而且全身都有细微的伤痕,最让索灵觉得头皮发麻的是自己除了颈部和头部以外,全身都被一层薄冰覆盖在灰色的峡谷地上,而衣服被索灵割出了几道裂缝的许里,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。“怎么?!害怕了吧。哈哈哈哈哈……你害怕了吧!你应该听说过剥夺者三是怎么把……”

“啊!!!!你又打断我的话!好!我要把你先·奸后杀!你别想死的快!我要把你奸到不成人样为止!然后再用各种手段来折磨你!最后再用灵魂剥夺术慢慢的抽取你的灵魂,是慢慢的哦!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感觉到……”

看着许里歇斯底里的神态,和各种让人恶心的话语。索灵又打断了他的话:“白痴!你的臭名声早就传遍这个大陆的各个角落了。你这种变态的人渣,败类别想我会求你绕过我!”

“什么!……”许里狰狞的脸变的更加狰狞,眼睛像是会喷出火焰的盯着索灵。“啊!!!好!你就尝尝那被人侮辱的滋味吧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许里已经疯了一般用巨大的熔岩手,用力地拍碎了覆盖在索灵身上的薄冰。“噗!啊!”索灵痛苦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

“额?”许里收回来左手,用鼻子嗅了嗅。接着他看着索灵道:“你不是处女?”

不过许里却异常平静。他闭上眼睛头微微抬起。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过了一会儿他舒了一口气道:“嗯,应该是昨天才失的身,呵呵。”他睁开他的双眼看着索灵说道:“是那个没有一点魔力和斗气的家伙吧!呵呵呵,告诉你吧,他现在正往这里跑来哦!从他和你刚才的表现,他应该不知道吧?他为什么不知道呢?因为你不想让他知道?猜对了?哈哈哈……”

索灵惊讶的看着许里,此时索灵已经全身卷缩,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……“你……你还知道什么。你……你想怎么样!你……”此时的索灵已经是六神无主了。

“哼!当然是告诉他咯,他现在还有两百米就到咯,到时我就告诉他再说些什么,比如说我已经强奸了你?”

“我什么!我要你看着他死又或者,让他看着他的女人怎么被我……”许里停了下来,看着此时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的索灵。

“呃呃呃”索灵牙咬地咯咯作响,她愤怒地看着他,接着一个纵身跳向她的宝刀。“啪”可却被许里先放出一个冰球将宝刀击飞。

“啪”又是一个冰球将地上的白袍击飞了。索灵两眼泪水已经不可抑止的涌出,而且全身颤抖着,就差点哭出声来了。可没办法,她只好蹲下卷缩成一团遮蔽着私处,并把头枕在手臂上,看着地上,默默的忍受着这份痛苦和羞辱。可许里还想有所行动。

“嗯?”许里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前,出现了一个食指大小的空洞。可这不能让许里差异太久,许里的意识里传来“危险、快离开”的讯号,此地不可久留!立刻的放出一个魔法卷轴,打开传送门便钻了进去。逃跑的全过程竟不到半个呼吸。

“哇哈……哈……终于,终于爬上来了!”夜明累的仰躺在峡谷上的平地,之前因为许里那只熔岩手的破坏,使得原本笔直难以攀爬的峡谷壁,出现了许多凹凸不平的石块。这才让夜明能够手脚并用的爬上来,要不然他就只能在下面等着,瞎着急了。

“嗯?”夜明扭头看到了左上方的一个裸体,眼看觉得熟悉,再过一会便发觉那个是索灵。“操!”夜明赶紧跑过去,将索灵翻过身来时。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张平时泼辣倔强的脸上,竟然是两行泪痕,而且两只紧闭的双眼,还时不时的流出晶莹的泪水。并且索灵也不时的低吟着,像是在哭又像是在说些什么,总之是极为不安的表现。

夜明也隐约猜到了几分,心中很惭愧,一个男人竟然要女人来保护。不知不觉夜明已经拥抱着眼前的索灵。

此时不敢看她也不敢吵醒,这位极力保护自己的女人。想着帮她找件衣服嘛,四处看了看也不见有。“估计是被那个狗娘养的混蛋给……”想到着夜明也不想去想了,没办法。只好心一横(哼!妈的,别人为了保护我连那个都丢了,自己怎么也要做些什么)于是便把用来遮掩下半身,索灵原来破了的皮甲扯了下来,盖在索灵的身上……

夜明双臂紧了紧,抱着索灵细声说道:“放心吧,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!”说完后索灵不安的神情似乎才平静下来。过了许久索灵的呼吸才逐渐均匀,估计是睡了吧。

“呵呵,小兄弟。光天化日之下,你这样也不太妥吧?”忽然一个雄厚的声音从夜明身后响起。

“你是?”夜明看着眼前被光滑的衣服,紧紧包裹着的人。只见他的肌肉十分火爆,身材高大魁梧。光头,表情生硬,一对白色的八字胡,和浓浓的眉毛显示出眼前的人,已经上了年纪。

不过最引起夜明注意的,是他黑色的衣服!衣服上还有许多条有纹理的黄色线条,中间是黄色的圆形,全部的黄色条纹似乎是从中间发散,最后分别汇合到各个手腕和脚腕形成一个个黄色的圆环。不知是太阳反射,还是它们本身就特殊,这些条纹总是若隐若现的发出白光。

不过夜明听老人的声音里,却没有请的意思,因为他的声音实在是太生硬古怪。老人看着夜明依旧是犹豫不决的望着他,似乎也感到不妥。生硬的抬头看了看后又低头看着夜明说道:“还有能让你回复记忆和得到强大的力量的许愿石。”

“呵!什么?”即便是老人的表情和声音再生硬,就是刚才的那句有关“记忆”和“强大的力量的许愿石”就立刻有力的打动着夜明的心。

从最开始在沙漠醒来遇到小甘和甘普,到现在夜明总觉得少了什么,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少什么。现在被老人这么一说,夜明立刻意识到,他说的就是夜明自己想要的。

夜明心中盘算:(记忆,对!就是记忆,我知道一些事却不知道有关与那些事的具体内容。例如自己说的“fuckyou”自己知道是骂人的话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而力量!则是现在我需要的……)

深吸一口气,“嘶……”坚定地对老人说道:“好!我跟你走,但我要带着她!”夜明心里清楚现在索灵昏迷不醒,而且自己又没什么本事,在这之前自己已经受到过好几次的生命危险。而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不知底细,但看他的魁梧身躯若是对自己和索灵有恶意,恐怕早对自己不利了。

“与其漫漫不知前方路,倒不如放手一搏!”夜明小声对自己说着,便咬牙用力抱起索灵,跟着老人走去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